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产品展示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产品列表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产品目录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新闻发布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企业资质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用户名录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运用系统论指导案件的侦查

作者:毕思特科技 来源:毕思特科技 浏览数:124 发布时间:2018-9-6 9:21:29

17.6K

运用系统论指导案件的侦查

基层公安机关的文检专业人员,不但要受理日常的文检案件,在发生各类有字迹、打印件的案件时,办案单位往往要求文检技术人员帮助进行分析,在一些重大的案件发生后,甚至要直接参与案件的侦查。多年来,我们运用系统方法论,对这类案件进行分析和排查,有效侦破了一大批案件,取得了一些成果,借用一名广告用语说,其效果“真的真的非常好!”

系统方法论的核心是系统思想。系统思维方法认为事物是“由相互作用和相互依赖的若于组成部分结合成的,具有特定功能的整体”(钱学森语), 系统方法之所以成为一种独立的科学方法,主要是由于它把整体作为整体来研究。托马斯.康将其论述为“一次科学的革命”。

系统思维方法与传统思维方法不同,传统思维方法是以十五世纪——十九世纪上半叶的方法论为基础产生的,它把了解世界当作尽可能彼此孤立的部分的总和,它习惯上把被研究对象分成若干独立部分,并把复杂对象的行为定义为各独立部分特性的简单相加,也就是采用“简单分解,简单相对”原理。十五世纪下半叶,在当时的科学技术水平下,把事物分成若干独立部分,分门别类地进行分析的方法成为这个时期的主要方法。

    近代的科学方法论,对世界的认识有了很大进步。但是从方法论角度看,存在明显的不足之处,即在深入细致地考察事物的同时,由于学科越分越细,以致忽略了对整体的研究,而造成“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状况,往往以对事物局部的较深刻的认识取代了对事物整体的认识而产生片面性和局限性。这正如恩格斯所说:“就是以这些障碍堵塞了自己从了解部分到了解整体,到洞查普遍联系的道路。”十九世纪下半叶,科学技术取得了很大成就,自然界的细节已能够得到较深刻的认识,一系列新的发现,进一步提示出客观世界的普遍联系,这为人类重新综合地研究客观世界这一整体奠定了基础。马克思和恩格斯逐步总结出一套认识世界的新方法——唯物辨证法,并提出物质世界是由相互联系、相互依赖、相互制约、相互作用的事物和过程所形成的统一整体的认识世界的一般方法。

    “系统工程学”是以系统思想为指导,解决社会实践问题的一种方法论。现在已为社会所广泛接受,其所谓“工程”的含义远远超过一般的工程学的范围,除了自然科学领域的工程外,包括社会科学范畴的一些内容。现在,“系统工程学”已被应用于社会各个方面,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系统工程学”萌芽于十九世纪上叶,兴起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我国自七十年代起开始研究,它不仅用于宏观决策,也用于微观决策。“系统方法论所创立的认识世界、发现世界的新方法,必将使人类社会开始一个新的时代——系统时代。”(《系统工程学原理》)

    系统方法论是对辨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具体化和深化,其系统思考原则整体化原则、最优化原则等与侦查案件有很强的相关性。如系统论的整体性原则使我们有助于对案件的系统认识。整体性是系统科学方法论的基本出发点,它为人们从整体上研究客观事物提供了有效方法。该方法论要求人们始终把研究对象作为一整体来看待,认为世界上事物和过程都不是其组成部分杂乱无章的偶然堆积,而是一个合乎规律的,由各要素组成的整体有机体。这些整体的性质与规律只存在于各组成要素之间的相互联系、相互依赖、相互制约和相互作用之中。各组成部分孤立的特征的总和并不能反映整体的特征,整体性原则有助于侦查人员综合现场情况、物证情况、作案者留下的蛛丝马迹(有时是颠倒的、扭曲的伪装迹象),对案件作出准确的分析,避免对案件认识上的片面性、局限性。系统论运筹学中的搜索论,是用来研究在寻找某种对象过程中,如何合理地使用搜索手段以取得最佳效果的一种方法。搜索论起源于二次世界大战中对潜艇的搜索分析,战争第二年,美国海军运筹学研究小组提出了专题报告,肯定了这种方法可推广到其它领域。此后,这种理论又经过发展,便成为一种有用的模型。对作案者的侦查、搜捕,都可列为搜索的范畴。运筹学、最优化原则等对制订科学合理的侦查方案,组织侦查力量,合理支配人力、物力、财力、时间,最有效地侦破案件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以下从几个方面谈谈我们的做法和体会:

    一、用系统观点对案件进行整体分析。

    以煽动性标语、传单、信件等案件为例,此类案件的现场和物证,看似杂乱无章,有时相互矛盾,在一些存在伪装迹象的案件中,有些甚至是扭曲的、颠倒的。系统论的整体性原则,有助于我们对案件进行整体分析,避免片面性、局限性,有助于我们对作案者的脸谱、隐藏的地区范围等作出准确的分析。

      某年某市发生张贴的“新同盟会宣言”煽动性案件,当时有两种意见相持不下,一种认为作案者在30岁以下,另一种意见认为在50岁以上,某大学教授分析认为即使是大学的研究生也达不到这样的文化水平,袁之宜和我在综合各方面情况后分析认为:民间乃藏龙卧虎之地,不乏对某一方面涉入较深者,作案者对孙中山的理论和文风有较深的研究,文章中出现一些错别字,基础文化并不扎实,结合字迹书写水平一般等情分析,认为作案者在30至50岁之间,具备高中基础文化。破案证实,以上分析正确。

    有人也许要说,没有读过系统论,不是也能够侦破案件吗?本人认为系统论是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具体化和深化,在侦查案件时,不懂系统论,但不违背这一基本原理可以顺利侦破案件。但是如果能自觉、娴熟地运用系统方法论的整体性原则,则大大有益于对案件的整体认识。

    二、信息论有利于系统认识案情。

    煽动性标语、传单、信件等案件中作案者书写、制作的标语、传单、信件,反映了作案者或合伙人的思想基础、经济状况、物质条件、年令、文化等信息,案件现场情况反映了作案者的行踪、时间、空间、交通条件、环境因素、隐藏地区等信息。伪装字迹、伪装现场反映了扭曲的、颠倒的作案者的映象和信息。这些信息,看似杂乱无章,有时相互矛盾、甚至扭曲颠倒,用系统论全面掌握、辩证分析,使我们既看到“树木”,又整体地看到“森林”,有利于加强对案件的系统认识。

     两次案件现场均在江苏境内,其中第二次案件现场发生在一小山坡上,距江浙交界的山顶仅几百米。侦查力量主要放在何处,成为侦查工作的焦点。我们用整体分析的方法,对现场遗留的物证如:锯断电缆的钢锯条,钉在电缆上的三角刮刀等开展了调查研究。通过上海金属研究所做了锯条的钢结构分析和锯齿形态分析。经过大量工作,在浙江长兴县找到了相同的锯条和三角刮刀。我们认为:作案者在深夜作案,能够准确找到山坡上电缆的埋设地点,浙江西川村(与江苏省庄村交界)一带人员也具备条件;两次作案地点都选择在与浙江交界的江苏一侧,存在“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可能;刻划煽动性标语使用的竹片,在当地随处可取;第二次案件发生后,使用了警犬,警犬追踪直奔浙江方向。综合这些情况,专案组派出精干的小分队进入浙江长兴县进行排查,经过工作,很快通过笔迹找到了作案者。这是一起综合分析案件物证、信息等,顺利侦破案件的案例。

    三、运筹学和管理理理论的引用,有助于制订侦查方案,组建侦查班子并发挥最高效能。

    运筹学的定义为:有目标地与定量地作出决策以代替过去的经验方法。运筹学的内容极为广泛,与侦查案件相关的有博奕论、决策理论、管理理论、优选法等内容。如前文提及的法轮功煽动案,作案者连续作案与侦破人员的预先设伏,就是对策论和博奕论的具体运用。作案者在每天夜间在该市各区域间跳跃式连续作案。我方则通过多起案件现场情况,掌握了作案选择晨练点和居民新村张挂标语的规律,并发动区域内警力在尚未张挂过标语的、符合作案者选择目标的地点设伏守候,终至作案者落入我方伏击圈被现场抓获。

    四、侦查队伍的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

    前些年,煽动类案件发案率大幅下降,有不少地方原有的侦查队伍人员调动、流失,有些则“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中央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后,这方面的案件大量发生。煽动性案件,往往与政治形势、重大事件的处理等密切关联。“树欲静而风不止”,在这方面任重而道远,斗争将是长期的。现在有些地方,粉刷太平,对案件采取不破不立的手段,甚至有些重大案件也隐瞒不报,这种做法是十分有害的,是对事业、工作不负责任的表现。投机取巧,将助长懒惰思想,造成破案能力的低下。我们应该做到集中精力,侦破重大案件,打击处理作案者。

    侦查队伍的建设,要克服短视思想,作长远的系统打算,在人员的配置、素质培养、专业知识技能的培训上下功夫。侦查水平的提高,侦查经验的积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在这方面要有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长远眼光,系统地建设一支能打硬仗、战斗力强、训练有素的专业队伍。

    五、灵活运用运筹学、决策论,选择、制订最优侦查方案。

    破案是侦查案件的主目标,制订侦查方案,既涉及宏观决策,又涉及微观决策。在制定方案之初,要防止体制僵化、思考的官僚化和长官意志决定一切,要走群众路线,展开民主讨论,充分听取侦查人员和专家的意见。必要时,可先行展开一定范围的调查,以求取得共识。如我市94年发生一煽动案,当时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作案者年令在50岁以上,另一种认为在三、四十岁上下。针对此情,我们选择了一些不同年令、文化的人员,对一些字的写法进行调查和测试,最后把年令定在50岁以上。破案后证实,作案者54岁。这种调查和测试,实质上是概率论的具体运用。即这些写法在不同年令段出现的概率,并据此作出推断。通过前述诸方面的工作,制定、孵化出成熟的侦查方案。

    六、运用管理理论,发挥侦查班子最高效能。

    过去,我们对案件的分析较为重视。但对于如何发挥侦查班子的最高效能,则注意和研究得不够。为了尽快侦破案件,组织者如何组织侦查人员组成一张有效的、严密的侦查网,是我们值得研究的重要课题之一。侦查案件的组织者和侦查员是完成目标的主要功能“元件”,其组织得当与否,侦查人员的完成侦查任务的质量,以及相互之间的配合等,关系到侦查网网眼的疏密乃至侦查网是否有效。

    1、统一思想,力求对案件达成共识。

    在充分展开讨论,听取专家意见的基础上,一般可以达成对案件的共识。在产生分歧时,可以通过调查研究,加强对案件的整体认识,调整对立的意见。从而有利于侦查班子增强信心,有益于侦查工作的顺利开展。如果仍存在分歧,可以暂且存疑,在制订侦查方案时予以综合考虑。

    2、不折不扣地实施侦查方案。

侦查方案制订后,为保证方案的顺利实施,组织者要根据人员情况按方案分解侦查任务,并使第每个侦查人员明确自已所承担的任务和职责。工作中,要防止组织布置的任务不能很好完成,个人英雄主义,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等现象,组织者要及时对侦查员完成任务的进度和质量进行过堂、检查。对排查中遇到的困难,要进行指导并予以解决。

    3、在侦查中适时调整侦查方案。

    侦查方案的制订和实施,不是机械的、一成不变的,方案也不一定能做到“一招准”或面面俱到。在侦查过程中,组织者要根据侦查进展程度、调查情况等及时对侦查方案进行调整和修正。这一过程实际上是一个反馈和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过程。

    在侦查案件陷入“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僵局时,组织者还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制订后备侦查方案。

    系统论是一门新兴的科学,通过多年来的实践,我们深切地感受到:系统论在指导案件的侦查中大有用武之地,我们在这方面的做法和探索仍是初步的,尚有待于进一步的深化。文中有些是个人观点,如有不当,敬请教正。

 

关于我们 | 企业历程 | 工程案例 | 售后服务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电话:010-59362175 59362176 传真:010-59362083 E-mail:3116259816@qq.com
Copyright Right 2004-2026 Powered By bestlh.com Inc
您是第26898856位访客  备案号:京ICP13005327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