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关于我们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产品展示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产品列表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产品目录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新闻发布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企业资质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用户名录 北京毕思特联合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
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足迹科学领域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

作者:毕思特科技 来源:毕思特科技 浏览数:105 发布时间:2018-8-9 8:58:37

17.6K

足迹科学领域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

足迹从最初的犯罪证据,发展成为一门刑事足迹应用学科,经历了两千多年漫长的实践时期,由于种种原因,长期停留在经验积累阶段。直到近几十年,刑事部门在总结足迹工作实践经验,以及对其进行多方实验和一个个专题探研的基础上,才使其逐步形成了经验描绘性的应用理论体系的雏型。

在足迹的特殊品质已被较充分地揭示出来、足迹的实质已被认识的前提下,足迹科学将面临一个转折和飞跃的时期,足迹科学领域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必然会摆到桌面上来。

一、急待解决足迹基础理论滞后的问题

随着足迹科学研究的深入发展,原来的足迹基础理论已远远落后了。如原来的足迹概念是“指人的足或足穿鞋、袜所留痕迹的总称”。显而易见,其内容显得狭窄,只说明了足迹的形象检验和附属痕迹的检验,尚未揭示出足迹特殊方面的内容。因此,目前对足迹特殊方面的研究、应用,成为

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以致其特殊方面的鉴定结论在法庭上不能作为证据使用。这是足迹基础理论滞后的根本所在。

任何一门学科,如果对其研究对象不能作出

准确、科学的定义,就把握不住它所研究的范畴,就会抹煞它具有的属性,就不能包融它实际具有

的丰富内容。其结果是影响足迹科学理论、技术的发展和完善,并会束缚人们的思想,成为人们认识、接受新理论、新技术的羁绊。足迹科学发

展到现阶段,事实上已将足迹的实质和特殊性揭示得比较深刻、全面、系统,因此,应对其概念补充以新的内容,重新界定科学的足迹概念。即:在人体结构形态固有特性制约下的足或足着物与承痕体接触所留的痕迹为足迹。它储存着形象痕迹特征、习惯痕迹特征、附属痕迹特征的信息,这就是足迹内涵的实质。这个新足迹概念,不是

仅仅将足或足着物作为足迹的造痕体,而是依据客观实际,连同整个人体认作足迹的造痕体,足着物,仅是人体间接接触承痕体的媒介物,足或足着物除了能留下自身外表的形象痕迹外,同时还能留下其受制物——人体固有特性的信息痕迹,即人行走动力定型的自律性作用力在足底支撑重力部位重复作用,从而习惯性地产生特定的重力感应痕迹特征。这样,运用足迹习惯痕迹特征检验鉴定同一个人的不同穿鞋足迹的检验技术及鉴定结论,就有了根本的依据。有了新的足迹概念,就能系统地、全面地拓展足迹科学研究的范畴,建立和完善足迹科学的理论体系,形成一门科学的应用学科。

二、急待解决统一认识、正本清源的问题

在解决“不同穿鞋足迹检验鉴定”的问题上,我国花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上世纪50年代至今,从民间的“码踪技术”,到政府、学术界行为的“步法特征检验”(以下简称“步法”),足迹的研究、应用取得了丰硕成果。尤其在 80年代,这是一个百花齐放的鼎盛时期,又出现了“鞋底磨损特征检验”(以下简称“磨损”)、“动力形态特征检验”(以下简称“动态”)两项足迹检验技术。无论是“步法”,还是“磨损”与“动态”,都是为了解决“不同穿鞋足迹检验”这一核心问题。

在研究过程中,不管以什么课题、什么形式出现,皆无可非议,应该赞扬,予以肯定。但是,随着研究的深入和足迹科学理论的发展,已经揭示出“步法”、“磨损”、“动态”是源于同一个原理;选用的特征是“同物异名”;解决问题的目的是同样的一个。面对这样十分明了的情况,应该回过头来对它们进行总结、归纳,梳理梳理,提高统一的理性认识,正本清源,而不应让其无休止地按照各自研究的初衷毫无意义地延续下去,更不应该继续坚持各树一帜、分庭抗礼的格局。否则,分兵把守、各打各的锣、各唱各的调会造成混乱局面,搞乱足迹检验技术人员的思想,忙于应付参加这方面的培训班学习,又去参加那方面培训班的学习;领导层忙于举办这方面的研讨会,又忙于举办那方面的研讨会,而始终解决不了根本性的问题。这不仅给国家、给地方造成财力、人力、时间上的浪费,还会影响足迹科学健康发展的进程,最终在司法实践中仍然行不通,这岂不是劳而无功吗?

步法特征,有些只能作分析案件之用,有些不仅可作分析之用,还能作检验鉴定使用。如穿鞋足迹的跟、弓、掌部的重压点的位置及由此向四周波及的重压面的形状、方位、大小等,是用作检验鉴定“不同穿鞋足迹”的主要特征所在。而不管是“磨损”还是“动态”,它们选用特征的所在部位、方位、形状、大小等,皆与“步法”相同,而且依据的原理也相同(尽管有人不承认这一点),仅仅是名称不同而已。其实名称很好统一,只要客观地尊重它们都是属于人行走动力定型的习惯性作用力作用于足底支撑重力部位在穿鞋足迹上产生一系列习惯性的重力感应痕迹这个根本属性,便可按其属性命名为“行走习惯痕迹特征”或“习惯痕迹特征”就很科学。有了“习惯性”这个根本属性的界定,同一人在同一个时间阶段里,穿用几双质地相同或近似、花纹结构形态相同或近似的鞋行走,足底承接、支撑重力部位的重力感应痕迹,就会习惯性地在几种穿鞋足迹中重现,这样,就能依此检验鉴定同一人的“不同穿鞋足迹”,作出人身同一认定的结论。现实十分清楚,完全没有必要“分兵把守”、“各树一帜”、“分庭抗礼”,而应按照足迹内涵的实质,先将足迹的特殊性和不同属性的足迹特征研究透,正本清源,再提出研究目标,选准科学性强的科研课题,公开招标,或适当组织相关力量,集中财力和时间,“同唱一首歌”,建立统一的、标准的、科学的足迹检验技术,进而确立统一的、系统的、全面的、科学的足迹学科理论体系。

三、急待解决确立不同穿鞋足迹检验鉴定结论作为法庭证据的理论的问题

“科学研究的区分,就是根据科学对象所具有的特殊的矛盾性。”足迹具有与手印、工痕等相同属性的、反映直接留痕体接触部位外表结构形态的形象痕迹。同时,还具有手印、工痕没有的习惯性属性的痕迹,即受人体结构形态固有特性制约的、行走动力定型的自律性作用力决定的运足规律及足底支撑重力部位产生习惯性的重力感应痕迹——习惯痕迹。这就是足迹所具有的特殊的矛盾性。习惯痕迹既独立于形象痕迹范畴之外,又与形象痕迹共存于一个统一体中。

当穿鞋足迹检材与样本同为一个直接留痕体形成时,应该侧重用传统的形象痕迹检验方法和程序检验足迹,得出足迹检材和样本是否为同一个直接留痕体所留。对这样的鉴定结论,就能够被法庭认可。若穿鞋足迹检材和样本是两个不同的直接留痕体形成的,则要充分认识足迹所具有的特殊的矛盾性,利用在不同穿鞋足迹检材和样本上反映出的习惯痕迹进行检验,而作出鉴定结论:二者是否为同一人分别穿用不同的鞋所留。目前对这样的鉴定结论,法庭一般不认可。面对这样严峻的现实,作为公安机关的足迹工作者,所要解决的问题不仅是会掌握、操作不同穿鞋足迹的检验技术、方法和程序,还要依据足迹的特殊性和工作情况,以刑事诉讼证据必须具有“客观性、相关性、法律性”这三个特点为准绳,一要充分阐明不同穿鞋足迹的鉴定结论,真实地反映证据材料与案件客观存在的事实;二要证明证据材料与案件及作案嫌疑人存在着客观的、必然的联系,从而对揭露、证实作案嫌疑人的作案事实起着直接的证据作用;三是用来检验鉴定用的不同穿鞋足迹的检材与样本,必须是司法人员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收集、审查、判断的,并已被证明与案件、与作案嫌疑人有直接联系的客观事实,其鉴定结论以鉴定书的形式表现出来,保证了鉴定结论准确地反映案件与作案嫌疑人之间存在着必然联系。只有解决了上述三个方面的问题,才能为把不同穿鞋足迹检验鉴定结论作为法庭证据提供强有力的理论依据,进而建立起完善的理论体系。

关于我们 | 企业历程 | 工程案例 | 售后服务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电话:010-59362175 59362176 传真:010-59362083 E-mail:3116259816@qq.com
Copyright Right 2004-2026 Powered By bestlh.com Inc
您是第26898856位访客  备案号:京ICP13005327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